追记广州番禺区涌口村党支书郭锐荷246

  3月29日上午8时,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涌口村党支部书记郭锐荷因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离世,终年62岁。

  疫情暴发后,他已连续60多天忙碌在涌口村的防控一线。最忙的时候,每天爬楼梯多达120层,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这就是郭锐荷的日常。



  “直到他走了,我们才知道他早在两个月前就查出轻微中风。”涌口村党支部委员吴焕森与郭锐荷共事23年,得知郭锐荷离世的消息,她难忍眼泪。

  郭锐荷1993年起在涌口村做治安队队员,2002年5月担任村党支部书记。18年的基层一线工作经历,大事小情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涌口村是一个超大城市的城中村,占地只有0.7平方公里,但有500多栋村民自建房,平均每栋自建房有6层高、有十几户租户。村里户籍人口1278人,外来人口超过7000人。

  “每户租户来自哪里、什么时候返回广州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防疫物资,这都要挨个上门检查。” 吴焕森说。

  为了确保不漏掉一个人,大年初二起,郭锐荷就带领着村干部一同“扫楼”。

  “没有电梯,全凭脚一步一步地跑出来,一晚下来爬七八千级楼梯。”村委会副主任郭敬生说,年轻人都有点吃不消,年过花甲的郭锐荷也一直坚持下来,直到情况全部摸清。

  有的租户不理解,郭锐荷耐心细致讲解;有的缺少口罩等防疫物资,郭锐荷记在本子上再送上门;有的要隔离,他还当起了垃圾清洁员、物资供应员。

  湖北籍来穗人员童洁和丈夫在涌口村附近上班,租住在郭锐荷家的房子近两年。疫情发生后,童洁从湖北返回涌口村,按要求隔离14天,而童洁的丈夫因春节期间没有回老家,一直在厂里工作,“本来住在一起的,一个要隔离,一个不用隔离,怎么办?”

  得知童洁家的情况后,郭锐荷主动把自家另外一间房子腾出来,供童洁一个人隔离使用。童洁被隔离期间,郭锐荷一家帮她买菜、倒垃圾。“来了村里都是自家人。”郭锐荷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让出门在外的童洁感受到了温暖。

  除了日常的疫情防控工作,有时还要处理突发情况。2月24日晚,村里一栋集体物业因电线短路起火,郭锐荷接到通知后赶到现场,从晚上10点多一直忙到第二天中午12点多,所幸无人伤亡。

  郭锐荷在村支书岗位上工作了18年,见证了涌口村由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一个现代化村落。这几年,篮球场、公园、文化服务中心纷纷建成,村里的旧厂房升级改造后成了写字楼,优美的环境也为村里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效益。2006年至2019年,涌口村集体收入从300万元上升到1800万元,2019年村民人均分红7000元。